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金元货币基金组织联席汇率委员会

汉和世界投资者财富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全球合作

 
 
 

日志

 
 

汉和国际战略观察:冈比亚,当22年大厦一朝崩溃  

2016-12-16 10:50:49|  分类: 汉和财经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和国际战略观察:冈比亚,当22年大厦一朝崩溃

 汉和国际战略观察:冈比亚,当22年大厦一朝崩溃 - 汉和世界投资者基金 - 世界金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席汇率委员会

 
汉和国际战略观察:冈比亚,当22年大厦一朝崩溃 - 汉和世界投资者基金 - 世界金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席汇率委员会
  


      虽然很多外国人不能在地图上第一时间找到面积仅11295平方公里、人口不过191万的冈比亚共和国,但他们中不少人却对该国总统叶海亚.贾梅(Yahya

       Jammeh)毫不陌生。这不仅因为贾梅是堪与卡扎菲媲美的“非洲大嘴”,曾抛出过“率领冈比亚海军陆战队1000人横扫中国(其实冈比亚全国只有800名士兵)”、“用我的巫术就能消灭埃博拉、哮喘和艾滋病(实则冈比亚成年艾滋病发病率高达1.2%居世界前列”等“豪言壮语”,更因为他当冈比亚总统实在太久了:作为一个1965年才获得独立、仅有51年历史的年轻西非小国,这个国家迄今只产生过两位总统——达乌达.贾瓦拉(Dawda Jawara1965-1994年在职)和叶海亚.贾梅。后者1994年发动军事政变上台,两年后“还政于民”——确切说是“还政于己”,正如一位塞内加尔说唱歌手几年前所讽刺的“人们恐怕还以为冈比亚的总统永远是贾梅”,连着当了3个任期的总统,22年来冈比亚总统是同一个名字、同一张脸,人们自然容易记得住。

       贾梅恐怕不知道中国儒家“天不变道亦不变”这句格言,但他显然就是这么想的。针对国内外各种不满和质疑,这位在政治、经济、外交、社会福利等各方面乏善可陈的领导人自信满满地表示“我真的还想再干十亿年”。对各种挑战他不屑一顾,就在不久前还表示“冈比亚人民需要我”、“只有上帝才能让我下台”。他经常自称是“天才巫师”,夸耀自己“造福人民的法术”,并暗示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是“上天给的”。

       权力、地位当然不是上天给的:这一切的夺取靠的是武力,维系则靠的是高压。远的不说,就说今年这总统选举,原本该国最大的反对党是联合民主党(UDP),今年4月,这个党被他勒令停止活动,该党领导人、此前三次总统大选中唯一每次都对贾梅构成调账的达尔博埃(Ousainou Darboe)今年8月和其他30位同事一并锒铛入狱,而另一位反对派领袖桑登(Solo Sandeng)更已离奇死去。6月,贾梅修改《总统选举法》,规定总统候选人必须缴纳2.5万美元,提交10000个有效签名——而原本有效签名只需500个。选举当天,精锐的“红色贝雷帽”部队被派上街头,国际长途电话和互联网“发生故障”,来自欧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Cédéao)等组织的选举观察员也被拒之门外。

       不论是他、他的反对者或绝大多数国际观察家都不免认为,这恐怕注定将是第四次例行公事般的走过场,去年底宣布冈比亚为“伊斯兰共和国”、上个月刚刚宣布退出国际法院的贾梅第四次当选总统已成定局:主要反对党都被排斥在外,知名反对派领袖也未获参选资格,除了贾梅,候选人只有51岁的政坛菜鸟阿达玛.巴罗(Adama Barrow,一名房地产中介和在英国经营通宵便利连锁店的商人),和同样名不见经传的玛玛.坎德(Mama Kandeh),贾梅的获胜,难道还会有悬念么?

       然而奇迹居然就这么发生了。

      121,冈比亚大选结果揭晓,“政治局外人”、“半年前还无人知晓”的巴罗获得了45.5%的选票,超过贾梅近9个百分点(后者为36.6%,坎德获得17.8%的选票)。由于冈比亚实行一轮选举制,只要获得简单多数即可当选,因此“卖房的”巴罗奇迹般地在一场“假球黑哨”肆虐的选举中脱颖而出,将于明年1月成为冈比亚历史上第三位总统——也是第一位真正由选举产生的总统。

       就在人们开始担心,一贯表现很“豁边”的贾梅会“输了不认”之际,122,贾梅发表讲话,一方面为自己22年的治国表现歌功颂德,另一方面吞吞吐吐、却清晰明白地认赌服输。22年的大厦看似坚不可摧,却在刹那间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许多西非问题分析家指出,贾梅漫长的任职期间,原本以西非标准而言经济表现、社会面貌差强人意的冈比亚,经济发展迟钝,社会进步停滞,在国际和区域问题上也因其屡屡信口开河和不假思索而遭到损失,国内的反对派虽摄于高压表面隐忍,暗中却已开始策划“一击必杀”。“4月事件”后反对党和著名反对派领袖遭到重创,令贾梅感到“出则无敌国外患”,从而放松了警惕,结果被原本一盘散沙的各路反对派在危及关头同仇敌忾,组建了一个临时却极富行动力和号召力的助选团队,最终将并无政治阅历、却能为各反对派所共同接受的巴罗送上了台。

        那么,一贯恋栈、嗜权和铁腕的贾梅,何以恋恋不舍却还算干脆地认赌服输?

       人权观察组织研究员沃明顿(Jim Wormington)等人指出,一方面,沉浸于自己“绝对权威”中、自信“躺着选都不会输”的他居然惨败,对这位素来自信者构成巨大心理打击,让一贯认为“天赋权威”的他感到“天命已失”,不得不交权;另一方面,军警等强力部门对贾梅也积累了不少怨气,加上冈比亚是个小国,即便最精锐的“红色贝雷帽”部队也和双方支持者中许多人沾亲带故,不愿在选举中横插一杠,让贾梅的“最后保险”也一下变得不保险。

       “乱世之民易治”,对于即将上任的新总统而言,由于公众对贾梅怨声载道,其就职之初还是很容易获得高支持率的,这有利于其尽快稳定局面。但巴罗毕竟政治根基浅薄,贾梅的支持者固然可能拆台,原本的最大反对党UPD也不会甘居“配角”(理论上巴罗算UPD的人,但实际上二者仅是选举同盟关系)——124该党发言人图莱(Karamba Touray)发表声明,称该党将敦促新政府立即重返国际刑事法院、立即加入英联邦,这些措施恐怕都不会和另一项呼吁(恢复冈比亚世俗共和国地位)一样得到广泛认同。

       中国1974年和冈比亚建交,1995年断交,20163月刚刚复交,即便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西非,冈比亚的“变脸术”也堪称“顶尖高手”,而断交和复交的当事人,都是即将卸任的贾梅(冈比亚也是和中国断交后复交的最新一例),可以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这块中国的“外交沃土”上,冈比亚是为数不多的“外交盐碱地”。尽管如此,漫长的贾梅时代毕竟已为中方所熟悉,如今冈比亚的“天”突然变了,“贾梅大厦”也在刹那间崩塌,如何在最短时间内适应“后贾梅时代”的冈比亚局势,尽快制订妥善的应对政策,将中国-冈比亚关系界定在正常范畴内,将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