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金元货币基金联盟国际货币汇率委员会

汉和世界投资者财富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全球合作

 
 
 

日志

 
 

世界银联新兴国家银行或许成为希腊危机的“救世主”  

2015-06-28 11:16:46|  分类: 新兴国家征信通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银联新兴国家银行或许成为希腊危机的“救世主”

中国公共信用信息网 www.aaacr.net 日期:2015-6-28 来源:华夏时报


       

     世界银联新兴国家银行或许成为希腊危机的“救世主”

 

    谁是希腊危机的“救世主”

    作者:王晓薇  

  摘要: 4月11日,是东正教的复活节。在这一象征着重生与希望的节日里,希腊民众更多感受到的却是恐慌与失望。

  本报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4月11日,是东正教的复活节。在这一象征着重生与希望的节日里,希腊民众更多感受到的却是恐慌与失望。

  “我已经有9个月没有拿到失业补贴,面包是我唯一的食物。即使是在复活节。”29岁的亚历山德拉·马洛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面对马洛斯的遭遇希腊政府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所有的资金都需要用来偿还即将到期的债务。

  4月9日,希腊将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65亿欧元贷款。4月14日、4月17日、4月20日,将有三笔约30亿欧元的短期国债到期。

  外界已经无法准确估算希腊政府是否有能力填补4月的债务“黑洞”。因为自希腊新政府上台以来一直拒绝欧元区官员检查其账目。然而,4月希腊政府所需要偿还的这笔逾30亿欧元的欠账也只是希腊政府2015年全年需要偿还债务总额的七分之一。

  面对即将“崩塌”的债务悬崖,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不得不在复活节来临之际,踏上另一条寻找“救世主”之路。

  外援:政治筹码

  4月8日,齐普拉斯在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会晤。这次见面比原计划提前了32天。面对与欧盟成员国就新一轮资金援助谈判陷入僵局,齐普拉斯加快了其寻找外援的步伐。

  虽然在当天见面时,普京表示很荣幸在东正教复活节期间招待齐普拉斯,然而,作为一名也正深陷经济衰退阴影之中的外援——俄罗斯所能给予希腊的更多是精神上的慰藉。“希腊并没有向俄罗斯要求经济援助。”4月8日,在双方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普京表示,“我们讨论了各部门的合作,包括人文领域,以及发展重大能源项目的可能性。”齐普拉斯也表示:“希腊不是一个四处寻求帮助解决其国内经济问题的乞丐,这不仅是希腊的危机,而且也是整个欧洲的危机。”

  虽然齐普拉斯并没有从莫斯科带回真金白银,但是他此行却获得了一些与欧盟谈判的政治筹码。

  据《莫斯科时报》透露为了表示对希腊的友好,俄罗斯经济部表示它们已经做好准备对因制裁受到限制的希腊食品,尤其是浆果类和奶酪类食品网开一面。在希腊向俄罗斯出口的商品中,农产品占到了40%,而根据希腊水果出口协会数据,2013年,希腊向俄罗斯出口水果的总额高达1.78亿美元。与此同时,普京还表示将为在土耳其与希腊接壤地区铺设天然气管道提供优惠。如果协议达成,希腊有可能会在使用俄罗斯天然气时得到一个非常理想的“折扣价”。而作为对莫斯科方面好意的回报,齐普拉斯也再次批评了欧盟对于俄罗斯的制裁决定。“我们一再重申我们在这一问题上与我们的欧盟伙伴存在分歧。我们不认为这是一个富有成效的决定。它实际上是一个经济战争。” 此刻,这样的一个公开批评尤其让欧洲领导人敏感,因为制裁俄罗斯的协议将在7月31日到期,如果延期则需要欧盟28国一致同意才可以通过。“这是企图向欧元区其他成员加大施压力度,使其向希腊让步。”伦敦欧洲改革中心副主任西蒙·蒂尔福德说。

  在通过外援获取到政治筹码的同时,希腊也并没有放弃对其盟友的“索取”。

    4月8日,希腊战争赔款委员会向德国发出了一份赔款清单,要求德国就二战期间对希腊的占领行为支付2790亿欧元的战争赔款。雅典官方提出的赔偿总额包括偿还强制贷款和归还历史文物。而这份战争赔款金额较希腊危机中希腊政府接受欧盟和IMF所给予的紧急财政援助还高出了近400亿欧元。换句话说,如果有这笔战争赔款,希腊不仅不用再发愁偿还对欧盟和IMF的欠债,而且还将有部分盈余。但这只是希腊政府的一厢情愿。面对希腊政府的战争赔款要求,德国副总理、经济部部长加布里尔认为这一提议“非常愚蠢”。“老实说,这不仅对解决希腊债务危机没有丝毫帮助,而且我觉得这样做愚蠢极了。”

  除战争赔款外,希腊还向欧盟亮出了另一张“底牌”。4月9日,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希腊国防部部长卡门诺斯警告说,如果欧盟不断破坏希腊联合政府,并迫使希腊退出欧元区,那么大批的移民将从土耳其流入欧洲,其中或将包括ISIS的激进分子。“如果希腊离开欧元区,岌岌可危的决不只是欧元区和金融稳定,还将包括欧盟的边境。”卡门诺斯说。

  在政治上向盟友施压的同时,希腊政府还加快了从经济上“绑架”欧洲央行的速度。

  因为尚未与欧盟就减债计划达成协议,欧洲央行并不能购买希腊国债,然而为了避免金融系统出现风险,欧洲央行却一直在通过一项名为紧急流动性援助(ELA)项目向希腊央行拨款。正是这一项目,成为了希腊政府与其银行业“暗通款曲”的媒介。为了从希腊央行获得短期贷款,这些银行需要向其提供抵押品。而这些银行所提供的抵押品即以各种名目发行的债券,而这些债券由希腊政府担保。过去四个月,包括比雷埃夫斯银行、阿尔法银行等在内的希腊大型银行所发行的这类政府担保债券价值超过130亿欧元。而在过去一年左右时间里,希腊银行发行了价值超过500亿欧元的此类债券。

  “倘若希腊或背后的银行失败,这些虚假债券就会迅速转化为真正的国家债务。”主权债务专家米图·古拉蒂说,“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大。”

  4月2日,为了给希腊政府与国际债券人围绕救助计划所进行的紧张谈判留有时间,欧洲央行刚刚提高了该项目的资金上限。据一位希腊银行官员透露,欧洲央行将希腊央行可向其银行放款的金额由之前的711亿欧元提高至了732亿欧元。

  4月24日,希腊政府与欧盟和IMF将就一项金额为72亿欧元的纾困资金再次进行谈判,而5月希腊又将再次面临一笔近30亿欧元的到期债务。一旦谈判破裂,等待希腊政府的也许只剩下债务违约或是退出欧元区。

  日前,金融大鳄索罗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为50%,而这对于希腊和欧元区而言将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对于希腊人来说,现实情况也许正如国际歌中所唱的那样,“世上原本没就有救世主。”

 

 


该不该欢迎希腊加入金砖银行?

 

  有国际媒体报道称,俄罗斯副财长斯托尔恰克日前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通电话,邀请希腊加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齐普拉斯对此表示深感惊喜,并表达出加盟的兴趣。该报道引发了外界的广泛关注。

  俄罗斯:拉拢希腊加金砖银行一举两得

  对俄罗斯而言,拉拢希腊加入金砖银行可一举两得。一是希腊战略地位重要,是进入地中海的门户,同时也是巴尔干半岛的重要前哨,希腊向俄罗斯靠拢有助俄罗斯从黑海长驱直入地中海,进一步推动其“欧亚联盟”的对外扩展计划。

  二是俄罗斯未来可绕道乌克兰,将天然气输气管道通过土耳其进入希腊,将希腊作为俄罗斯天然气输往东南欧的枢纽,减弱欧盟对乌克兰问题的关注度,美国也再难以乌克兰问题联合欧洲继续制裁俄罗斯。

  对希腊而言,也是好处不少。一方面希腊可通过和俄罗斯的合作抬高身价,借俄国之力促使欧盟在债务问题上对希腊让步。另一方面,希腊加入金砖银行后容易获得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更多的资金支持,对已经陷入“赤贫”的希腊而言是一场及时雨。

  对于希腊加入金砖银行中国仍需四思

  这对中国而言,是否也能获益呢?在“一带一路”战略框架下,作为美国主导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一员的希腊加入金砖银行,有利于增进中国与北约国家的深度合作,如能因此促成中国企业收购作为欧洲最大客运港口的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的多数股权,这将为中国企业在欧洲提供前所未有的港口要地,同时也有利于中国企业未来更多投资希腊的国有资产和公用事业,以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政策的实施。

  但是,中国是否该欢迎希腊加入金砖银行,还需要再考虑以下几个因素。

  其一,会否是俄罗斯请客吃饭,中国帮忙出钱买单?

  在乌克兰危机欧美制裁,以及低油价的冲击下,俄罗斯经济实力每况愈下,要大笔援助希腊显得有心无力,而且寄希望于俄罗斯提供大笔资金给希腊,以便希腊还钱给制裁俄罗斯的欧盟国家,这对俄罗斯而言暂时可能性不大。

  因此,俄罗斯邀请希腊进入金砖银行,估计很有可能是希望借助中国庞大的资金援助希腊,慷中国之慨以达成俄罗斯的目的,中国是否愿意拿出真金白银,成俄罗斯之“美”?

  其二,希腊的往绩不佳。

  中国中远集团原计划收购比雷埃夫斯港货柜码头的全数股份,希腊左派新政府今年初上台后考虑暂停国营企业私有化计划,令中远集团收购计划受挫。

  希腊政府目前计划减少出售比雷埃夫斯港口股权的比重,由原本计划出售约67.7%权益,减少至约51%权益,目前参与竞标者有中国中远集团、美国最大港口运营商Ports America、丹麦马士基旗下的APM Terminals及菲律宾国际货柜码头服务公司,由于竞争激烈,希腊政府坐地起价,中远集团即使最后成功收购,所付代价也不菲。
    况且,由于债务问题,希腊政府过往有约不守,将西方国家引以为傲的合约法破坏得体无完肤,希腊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思曾公开表示,债主们要求希腊实行财政紧缩政策实际上是“水刑”(waterboarding),他还指出:“选民把我们(新一届政府)选出来,是因为他们不认同上一届政府所签的外债条款,因此我们要将这此外债条款重新审议......”

  除此之外,希腊甚至想要“赖债”,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今年初上台后,便成立国会调查小组,计算德国到底积欠多少赔款,向德国索讨近2,790亿欧元的二战赔款。对于希腊这类国家,中国企业前往投资是利大还是弊大,值得深思。

  其三,希腊当前的情况未必值得中国企业深入投资。

  希腊的经济实际上已经陷入了死亡螺旋,作为“百业之母”的希腊大型银行,由于累积越来越多债务导致持续积弱不振,造成希腊政府财政疲弱,导致该国经济继续衰退,从而又进一步削弱了银行业的“体制”。在缺乏货币和财政政策支持的情况下,希腊深陷财政政策越紧缩,银行业越弱,各行业每况愈下,经济越差的死亡螺旋。很有可能像日本一样迷失“廿年”。

  这种情况下,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国民企如贸然前往希腊投资,需要面对希腊经济长期的衰退问题,这当中所带来的机会成本,以及在经济回报方面未必理想且隐藏众多风险。

  其四,希腊民众未必欢迎中国的投资。

  在财政压力,以及债权人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欧央行的强压下,希腊要获得新融资的条件之一是必须出售部份国有资产。

  虽然希腊政府也公开表示欢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投资,但希腊民众却指责政府这是“贱卖国家资产”,并担心中国企业背后有政治目的、缺乏透明度,希腊民间的阻力很可能会对中国未来对希腊的投资带来影响。

  希腊加入金砖银行或为真戏假作

  其实,希腊看起来虽然是“弹尽粮绝”,但欧盟最后未必会见死不救,将希腊推向俄罗斯和中国。作为欧元区一员、作为北约成员国,希腊的战略意义非常重大,希腊的离开将对北约、对欧元区都是一大伤害,因此,希腊加入金砖银行很可能是希腊单方面放风,真戏假做,虚张声势打中俄牌,逼欧盟债主们让步。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俄罗斯邀请希腊加入金砖银行,中国有必要要求俄罗斯政府进行说明,了解俄罗斯的用意。对于希腊表达加入金砖银行的兴趣,中国不妨先听其言、观其行,待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出席今年6月18举行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与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坐下来讨论加入金砖银行时,看看希腊为加入金砖银行所开出的条件再作定夺。

  当然,此举并非建议中国政府要学美国,进行“入门勒索”,要求希腊接受远超金砖银行成员国此前所加入的条件,但必须弄清楚希腊的真实意图,也必须让希腊明白,加入金砖银行并非只有索求而没有付出。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